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专题研究 > 刑事辩护
华融普银非法集资38亿创非法集资案最大纪录
来源:时间:2014年07月01日点击:1485次分享:

      201210月至20145月,犯罪嫌疑人李明伙同魏薇等人在北京市朝阳区非法吸收公共存款人民币38亿元。涉案李明、魏薇疑为华融普银山东高速项目涉案的中房联合集团副总裁李明、华融普银前法人魏薇。华融普银注册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呼家楼京广中心一号楼,中房系其大股东

被投资者质疑自融自保

  去年夏天,李云(化名)最大的梦想是,等她投资的两款基金(华融普银发行的山东高速(600350,股吧)”项目以及京西北项目)到期拿到本金和收益后,先去一趟欧洲游,然后再换辆新车。

  但这个梦想却在今年春节后破灭了:山东高速项目不能如期兑付,现在连本金也可能不保。而随着北京经侦的介入,她和来自全国各地的近百名投资者能做的只有等待。

  李云很后悔没有早两个月来维权,因为那时候还能找得到华融普银的实际控制人李明,钱说不定有可能要回来。本报记者了解到,作为实际控制人,李明是中房能源的负责人,是投资者最期望出面承诺兑付的核心人物。

  但如今,不仅是投资者,包括中房联合集团和华融普银都已经无法联系到李明本人,而实际上,失联的普银高管不止李明一人,还有曾任华融普银总裁的蒋权生。那么,牵涉3000人的高达40亿元的基金如何兑付就此成为悬疑,而华融普银的高管现在都去了哪儿?

  失联的高管们

  6月的北京迎来了难得的蓝天白云,就连和李云一同讨债的郑女士也感叹,在她的记忆中,不多的几次北京行,好像只有奥运会才有过这么蓝的天,但眼下,心急如焚的投资者们却根本无暇静下心来欣赏蓝天。

  5月底的投资者集会步入经侦阶段后停息,6月的京广中心35层显得格外安静,因为如今华融普银公司所在的35层办公室已经不允许进入了。现在我们着急的,一是不知道经侦调查的进展;二是以前负责接待投资者问题的魏薇被带走了,我们现在该去找谁;三是该负责我们问题的李明去哪儿了?李云表示。

  在多位投资者的口中,李明,这个曾经的中房联合集团副总裁,一度和华融普银前法人魏薇共同处理投资者的兑付事宜的核心人物,几个月前还曾出现在华融普银公司。

  但在514日的投资者见面会上,面对记者和投资者希望对话李明的要求,魏薇一直强调将会打电话和李明沟通与投资者见面的事宜,因为当时李明人在外地,正积极寻找资金,为的就是能够顺利兑付山东高速项目。

  然而,不仅是华融普银,就连中房联合集团方面也无法联系到李明本人。李明不出现,很多事情就说不清楚。李云表示。

  按照此前的任职履历,李明曾任中房联合集团副总裁、中房物产集团董事长,与此同时,作为中房能源的大股东,中房物产曾多次为华融普银发行的基金产品提供融资担保。显然,李明这样特殊的身份无疑会引发投资者对中房物产与中房联合集团之间关系的猜疑。

  因为根据中房联合集团董事长赵安稳的说法,目前的中房联合集团和华融普银没有任何关系,而包括中房能源、中房能科,均是李明以个人身份成立的,与中房联合集团没有关系。到底和中房联合集团有没有关系,中房方面为什么原本持股又突然改变持股结构,这些都需要李明出来给我们一个解释,而不能只听赵安稳的。一位投资者表示。

  实际上,对于和中房联合集团之间的关系,魏薇此前的说法也是自相矛盾,一方面,她表示公司的股权更改只是集团出于战略调整进行的,如果投资者将兑付问题反映到集团上面,那么就能处置得更快,但很快,她又否认了中房联合集团与普银的股权关系,如果两者毫无关系,投资者又为何要去对话中房联合集团呢?

  然而,就如同华融普银说不清的资金流向一样,目前不仅该事件的核心人物李明难以找到,中房能源及中房物产的法人代表高满昌同样失联,而曾任华融普银总裁的蒋权生目前也无法联系上。

  华融普银蹊跷的身世

  事实上,华融普银最先爆发的山东高速项目或许只是一个开头,因为伴随着调查的深入,更多疑点浮出。

  本报62日出版的《中房联合集团否认是其控制人 华融普银局中局》一文中曾指出,华融普银和华融银安投资基金(北京)有限公司(下称华融银安)是同一公司华夏百姓人家的共同股东,而除了华融普银的基金产品担保存疑外,华融银安也同样存在这一问题。

  在华融银安发行的房山区佛子庄乡芽菜生产基地项目中,其风控的第二条显示,由玉氏生态开发有限公司将部分固定资产提供抵押担保,然而资料却显示,这是一家由冯亮、冯玉全两位自然人控股的民营企业,其中,法定代表人冯玉全曾是华融银安的法定代表人。

  而在某理财网站上,记者又发现一款预期规模为4亿元的中房能科——北京亦庄并购基金项目,据投资者介绍,该亦庄项目正是魏薇承诺的将要处理的公司资产,处理后用于兑付投资者资金。

  在该产品的风控条款中,有一条清楚标注着项目公司将由北京鼎嘉瑞诚科贸有限公司与中房物产集团签署《资产转让协议》溢价收购,或者由中房物产集团进行兜底担保。而按照赵安稳的说法,中房物产和中房能科均为李明成立。那么,华融普银的产品,是否就是自己融资自己担保?

  更重要的是,有投资者向记者表示,其实如今的中合泰富信达基金公司也与华融普银和中房联合集团有着脱不了的干系。因为这是蒋权生的公司,当初山东高速项目结束之后,不少销售都去了这家公司。该投资者表示。

    巧合的是,在此前谈及对项目资金流向问题时,魏薇也表示,这些具体的问题需要问蒋权生才能知道。但显然,伴随着蒋权生的失联,这一疑问同样无法得到答案。